0421_a2051

0421_a2051

   ♂? ,,

   叮咚…

   徐璋端着外卖走出电梯,他是来给那两个守夜的学生送晚餐的,忙活一天,差点就忘了这茬,没成想,刚出电梯,就瞧见那两个学生捂着肚皮软倒在地上,附近还有好几个围观的患者亲属,正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怎么回事?

   徐璋心一紧,赶紧冲上前去,正要开口问,却猛地发现,监护室的大门竟然开着,里面还有两个陌生男子。

   只见其中一个男子,正双手抓着小胖子的两条腿,似乎打算做些什么。

   来不及多想,作为一位国家安部门的成员,徐璋有着属于自己的智商,立刻就意识到这两个陌生男子八成就是肇事者,立刻吼道:“们在干什么!住手!”

   说完,立刻就扔掉手中的外卖,朝着监护室跑去。

   “又来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朱俊才冷笑连连,都懒得搭理徐璋,对于徐璋的警告也是充耳不闻,一脸狰狞的盯着呼吸平稳的小胖子,直接抓着他的双腿用力一甩。

   砰!

   随着这一下力道,小胖子的脑袋立刻撞向一旁的茶几,发出剧烈的脆响。

   “王八蛋!”

   超萌米奇少女可爱清新高清写真图片

   徐璋当即就怒了,直接就朝着还要准备补刀的朱俊才冲去。

   蔡姓男人同样冷笑,立刻出手,打算拦下徐璋,这一拳,他有着十足的把握,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给干趴下。

   可忽然,蔡姓男人脸上的自信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愕然,这十成把握的一拳,竟然挥空了?

   怎么回事?

   不可思议抬头,他猛地发现,徐璋已经距离自己三米远了,眼下,正朝着同样愕然的朱俊才冲去。

   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了?

   不可能呀,他不可能躲过这一拳的!

   蔡姓男人露出不信之色,可没等他想清楚这来龙去脉,耳边就听到砰的一声,紧接着就是一道惨叫,听着挺耳熟,是朱俊才!

   下意识望去,只见徐璋收回踢出的飞腿,至于朱俊才,直接被这一脚给踹到墙角边,更是撞翻了身后的衣架。

   蔡姓男人露出愤怒之色,多年养成的骄傲,让他不能容忍徐璋这个陌生人轻易避开他的攻击,同时在他面前伤人!

   “找死!”

   大吼一声,蔡姓男人直接就朝着徐璋扑去,一记飞腿袭向徐璋的后背,打算报先前的一箭之仇。

   这一脚,他有着充足的自信,在他看来,徐璋一定会被这一脚给踢得远远的。

   可迎接他的,却是徐璋冷静转身,对于他飞踢的这一脚,竟然露出一抹不屑!

   没错,就是不屑!

   这脸上的不以为然,让蔡姓男人愤怒到了极点,因为这种目光,就仿佛在嘲讽他不知天高地厚!

   我就不信了!

   内心骄傲的蔡姓男人狠狠一咬牙,更是增加了在腿脚的力道,试图让徐璋为自己的夜郎自大付出血淋淋的代价!

   可接下来,他就发现自己天真了,而且很天真!

   在他再次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徐璋五指攥在一起,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拳头,然后不退反进,狠狠的用这拳头,迎向了他飞踢的脚底!

   噗!

   先是一股难以言喻的疼痛从脚底升起,然后传递到脚踝,之后是膝盖,再之后是大腿,最后,遍及整个下半身。

   这种疼痛难以形容,可蔡姓男人来不及去品味,就发现自己因去势被阻,导致身体的平衡性失控,最终无法滞空而重重的摔落在地。

   砰!

   这摔得可着实不轻,蔡姓男人暗暗咬牙,他明显感觉到下半身出现麻痹,内心立刻掀起滔天骇浪,望向徐璋的眼神也透着惊异,这家伙,是个高手!

   该死的!

   蔡姓男人望向徐璋的眼神,透着难以形容的怨毒,如果眼神能杀人,他绝对会将徐璋大卸八块,可瞧见徐璋收拳后,竟然立刻上前,一副要痛打落水狗的架势,顿时内心的怨毒,就成了惊慌。

   眼下,他暂时的失去行动能力,刚刚这一摔,似乎还把脚给扭了,这让他憋屈的同时,也是暗暗做着防备,可就在这时,监控室外传来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同时还有人喊道:“住手!都给我住手!”

   眼见徐璋停下脚步,蔡姓男人暗暗松了口气,同时瞥了眼冲进监护室的一群白褂医生。

   “们这是干什么?知不知道这是医院,要打架到外面打,不要骚扰到…”

   话还没说完,就瞧见倒在地上,额头见红的小胖子,这开口的医生立刻就怒了:“谁干的!保安,快来,还有,报警!”

   顿了顿,这医生又吩咐一旁的护士:“赶紧把病人扶起来,立刻送到楼上的监护病房,们待会先替病人包扎一下,我处理完了再去看看病人的情况。”

   “扶我起来!”蔡姓男人冷冷的瞪了眼这医生,沉声道:“赵医生,事是我干的,怎么,难不成要找警察抓我?”

   先前开口的医生仅仅是看了眼蔡姓男人,脸色就瞬间变了,不可思议道:“蔡少爷?怎么是?…”

   赵医生脸上的神色相当精彩,显然立刻就认出了蔡姓男人的身份,整张脸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不过很快,这赵医生就吩咐一旁的其他医生,喊道:“快把蔡少爷扶起来,送去下面诊治。”顿了顿,他又看到不远处同样有些伤势的朱俊才,脸色就更不好看了,“是朱少爷吧?唉,今儿这是什么事呀,快快快,也扶朱少爷下楼去,去外科。”

   最后,赵医生望向神色阴郁的徐璋,皱眉道:“又是谁?”

   “他是我朋友。”徐璋指了指被护士扶到病床上的小胖子。

   “唉,都别添乱了,各位行行好,们要闹也别在医院闹,行不行?”赵医生一脸苦色。

   被搀扶着的蔡姓男人冷笑着望向徐璋,阴狠道:“很能打是吧?给老子等着,从小到大我蔡德江就没受过这种苦,不怕告诉,能打,我能找到比还能打的收拾!”

   “想说什么?”徐璋不咸不淡的望向蔡德江。

   “死定了!”蔡德江桀桀怪笑,然后被搀扶着走出监护室。

   同样被搀扶出去的朱俊才,先是怨毒的望向病床上的小胖子,然后才朝着徐璋冷笑:“死定了!”

   看着这两人被搀扶着离开,赵医生没有走,眼下一脸为难,似乎犹豫着想要说些什么。

   半晌,赵医生朝徐璋开口:“带着这位朋友趁早离开这吧,闽江不安。”顿了顿,赵医生压低声音道:“尽快走,我可以给们安排出院手续。”

   徐璋心里一动,但表面上却是摇了摇头:“没事的。”

   “唉,该提醒的我也提醒了,自己悠着点吧。”赵医生见徐璋不为所动,只能放弃劝说,摇着脑袋离开了。

   徐璋看了看被几个医生用担架床挑出病房的小胖子,犹豫了一下,没有第一时间跟上去,而是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郑队,出事了。对,医院这边,尽快过来吧。”

Post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