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_a2050

254_a2050

方若宁跟着霍凌霄转了一圈,最后还是朝着褚峻中这边走来。

冯雪静看她一眼,笑得不怀好意,在她耳边悄声道:“你也不怕新郎吃醋啊?”

方若宁瞥她,淡淡地道;“人都是他请来的,吃醋也是他自作受!”

冯雪静笑着耸肩,对她竖了个大拇指,而后默默走开了。

两人面对面,方若宁满脸歉意,稍稍组织了下语言,才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这场婚礼我完不知情,也不知道他把你也请来了。”

褚峻中摇着头,叹息,“怎么在我面前,你不是道谢就是道歉?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怎么着也算朋友吧?怎么关系不是越来越熟稔,反而越来越客气?”

方若宁笑了,妆容精致的五官昳丽动人。

这一笑,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顿时消散不少。

褚峻中看着她,真诚地道:“其实,霍先生邀请我,我还挺高兴的。”

“嗯?”女人没懂。

他继续说:“做为多年老友,我当然很希望看到你找到好的归宿,何况,这个人还是轩轩的亲生父亲,这是最好的结局,我衷心祝福你。”

话落,他举杯与她放在手边的酒杯轻轻一碰。

日系双马尾萝莉游乐场可爱写真图片那些画面好美好

“谢谢。”方若宁笑着,也端起酒杯,浅浅呷了口。

“过年那会儿,我在英国给你打电话时,你应该在住院吧?”冷不丁,褚峻中突然提起这件事。

方若宁一怔,很快想起来,尴尬地笑了笑,“是啊……从瑞士回来时,飞机遇到风切变,差点就酿成空难了,好在有惊无险,但没想到回国后,一下飞机就晕过去了,若不是送医及时,怕就……”

她没好意思说是宫外孕导致的大出血,否则人家肯定知道她跟霍凌霄处在分手期间时,两人还……

可她又清楚,大家都是聪明人,人家既然问了这话,说明也早就清楚她住院的原因了。

一时间,气氛再度尴尬。

好在,褚峻中的反应并没有什么奇怪讶异,只是叹了句:“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却在前几天才知道。”

褚峻中心里是悲伤得,他明白,其实这个女人从未喜欢过他,充其量只是对他有好感,不忍心对他太过绝情,但也不想给他任何误解和希望,所以,遇事从来不会主动告诉他。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不想让霍凌霄误会。

不管怎么说,霍凌霄为了她甘愿放弃一切,这一点还是让他很意外的,既然他们修成正果了,那他也只能放下心里的爱恋,真诚祝福。

两人都沉默下来,一时不知道该聊什么了,突然,一道低沉含笑的声音翩然而至。

“褚先生,谢谢你来参加我跟若宁的婚礼,我们夫妇敬你一杯。”

话落,霍凌霄的手臂已经亲昵地揽在方若宁腰间,手里的酒杯举起。

方若宁身子微微一抖,回头瞪了这人一眼,后者却像没看到似得,依然优雅含笑地看着褚峻中。

褚峻中当然也不会失礼,随即一笑,端着酒杯转身过来:“祝福你们,白头偕老。”

他说这话是真诚的,可霍凌霄却觉得这是讽刺,当即回了一句:“我们会的!”

方若宁:“……”

三人碰杯,两个男人倒是笑得心无城府,但方若宁心里却闷闷不乐。

总觉得,霍凌霄这么做有点太过分了。

“霍先生,是这样的,我后天还有一场官司,时间紧急,等你们办完婚礼,稍晚一些时候我就得走了。”酒杯落下,褚峻中看向他们,缓缓说道。

“这么着急?”

“是,所以,接到你的婚礼邀请,我着实犹豫了一番,后来想着跟若宁是多年好友,她的婚礼我应该到场祝贺,这才赶来。”

方若宁很是愧疚,越发觉得霍凌霄是故意给人家添麻烦,还添堵!

“既然……”她才开口,不料霍凌霄也正好开口,而且跟她说的两个字一模一样。

于是,她只好打住,听霍凌霄接着说:“既然褚先生工作忙碌,那我们夫妇也不便挽留,等会儿我会安排人送褚先生上岸,直接去机场。”

“不用了,我在这边也有些朋友,他们会在码头等我,送我去机场。”褚峻中这么说,也不知是真是假。

但人家既然这么说了,他们自然也不好再强求。

抬腕看了看时间,褚峻中歉意地勾唇,“为避免再耽误航班,我得走了。”

方若宁大吃一惊,“现在?可是,你都没吃什么东西,好歹也……”

“不用了,有飞机餐,我还是早点去机场比较好,不然若是误了航班赶不回去,要误大事。”褚峻中淡淡微笑。

“这——”方若宁一脸为难,无措地看向霍凌霄。

男人抬手在她肩上拢了下,安慰道:“褚先生的工作要紧,是我的邀约太突然了,人家肯不远万里地赶来已经很不容易,还是不要耽误褚先生的宝贵时间了。”

安抚完娇妻,霍凌霄又看向褚峻中,伸出手去:“褚先生,再次感谢,那就等我们回国后,有机会再续。”

“客气。”

双方握手,都是笑容满面,只有方若宁觉得他俩暗潮涌动。

松开手,褚峻中潇洒利落地转身就走了。

剩下宾客都疑惑不解地看向渐渐走远的身影,暗忖这怎么十几个小时飞来了,就呆了不到一个小时又走了?

霍凌霄收回视线,笑了笑,垂眸看向娇妻:“怎么,不舍得?”

方若宁看都懒得看他,淡淡回应:“我要是不舍得,你去把人留下来?”

下一秒,肩膀被这人骤然拉紧,他灼热的气息便到了耳边:“老婆,你对别的男人这么上心,老公是会吃醋的。”

大庭广众之下的,他这么搂搂抱抱,方若宁很是不自在,便用手肘拐了拐他,“我怎么对人家上心了?人是你请来的,难道就晾在一边不管不问吗?这是不是显得我们主人很失礼?你要是心里膈应,那你就别请啊!请来了又阴阳怪气的!”

“小东西,你今天为了他已经不止一次跟我呛声了!”

“那也是因为你太过分了!”

说完这话,方若宁便甩掉他的手,兀自走开了。

冯雪静很快凑过来,好奇地打听:“什么情况?褚律师怎么匆匆忙忙就走了?”

新娘无精打采地说:“不走留下来也尴尬。”

“倒也是!”冯雪静叹息,压低声笑着道,“我看到你老公吃醋了,那么厉害一个人物,居然也有吃醋的时候。”

方若宁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混在兄弟堆里的某人,见他仰头一口一口地灌酒,撇了撇嘴,冷哼:“幼稚!”

“算啦,看在人家真心爱你的份上,别计较了。”

方若宁幽幽叹息一声,不算了还能怎么办?只是,大老远地让人家来了,却连顿饭都没吃就这么走了,她心里越发过意不去。

下午晚些时候,客人们都各自去娱乐了,方若宁才坐下休息片刻。

不止褚峻中,纪少跟卫云澈那些人,都送了礼金或是礼物,她拆开了些,有名表有珠宝,不愧都是有钱人。

“这个是谁送的?包装盒好精致啊!拿在手里也有分量!”冯雪静拿起一个锦盒,好奇地翻了翻,疑惑。

方若宁看过去时,她已经把包装打开了。

“哇……好漂亮啊!”旁边的林天爱看着那条手链,惊讶的双眼放光。

冯雪静这种见惯奢侈品的,看到那条手链也忍不住眼前一亮,好奇地问:“这谁送的?好别致啊!”

方若宁皱眉,接过手链看了看,“这是褚律师送的,他刚才还说礼物不算贵重,我才收下……”

可是现在看,这礼物还是过于贵重了。

冯雪静对奢侈品牌很有研究,翻来翻去看了看,已经明白过来:“这是梵克雅宝的定制手链,看材质和钻石的成色,的确不算太奢华,但这个四叶草的设计很独特。”

那条手链,四片四叶草隔空串联在一起,整体色调是玫瑰金,但是叶面上的碎钻又闪烁着洁白耀眼的光,两种光芒交相辉映,异常夺目,美不胜收。

“四叶草……”冯雪静看她一眼,低声道,“四叶草的四片叶子分别代表希望、信心、爱和幸运,这是他对你的祝福吧?”

一旁的林天爱听不懂这话,只是看着那条手链久久移不开眼。

手链的意义,连冯雪静这个旁人都能看明白,那霍凌霄肯定也会懂得,留下来早晚又是个麻烦。

方若宁回过神来,没有回应闺蜜的话,将手链又重新放回锦盒里。

“小静,这个你帮我带回去吧,找个时间还给褚律师。”将锦盒一把塞到闺蜜手里,方若宁连连摇头,“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冯雪静看着她,又把锦盒送回来:“你别闹了,哪有送别人新婚礼物再收回去的道理,你觉得人家会接受吗?你要是觉得礼物太贵重不好意思,你可以还礼啊!西方社交礼仪不都是这样?收了别人的礼物,你再回一份。再说,以褚律师的家世能力,人家肯定也没觉得这礼物多贵重,你这样弄来弄去,反而把很简单的事情弄复杂了。”

Post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