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_a2050

069_a2050

可是,霍凌霄还要折磨她,眉宇淡淡一挑,故意问道:“我知道什么?”

方若宁浑身抖如糠筛,再也没了刚才义愤填膺又底气十足的样子。

轩轩是她的软肋,是她的一切,她辛辛苦苦隐瞒了这么多年,以为不会有人知道了,才战战兢兢地回国,可不想,还是东窗事发!

脑子里嗡嗡声萦绕不断,心跳也乱的失去节奏,她浑身绵软地在沙发上呆愣了好一会儿,才极轻微地动了动,不知所措一般,眼眸茫然地转了转。

“你都知道……都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她呢喃,语调慌乱,眼神不再看向男人,整个人失魂落魄。

霍凌霄其实原本没打算这么快揭底的,他是真心觉得这个女人不错,将就将就也能过一辈子,想把她追到手。

等两人感情稳定了,他再告知实情,这样一家人也算圆满了。

可他没想到,这女人太倔了!油盐不进!他放低身段追求了这些日子,居然一点进展都没有,反而显得自己越来越廉价。

没有男人不好面子,何况是他霍凌霄这种身份的男人呢?

逼到极点,气到极点,他也就不顾了。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让她吃点苦头,谁叫她当年设计陷害自己的?

这笔账,也该好好算算!

看着她这副反应,男人眸光越发晦暗,心底竟还泛起几丝不忍,可想着她这些日子的倨傲倔强,他又狠下心。

盛夏元气少女活力满满户外写真

本来,他也不是个软心肠的人,难得对一个女人温柔耐心了回,可人家偏偏不领情,叫他的温柔往哪儿搁?

回归本性,挺好。

持续静默里,方若宁很快冷静下来,霍凌霄见她直起腰来,脸色也平静了几分,挑眉看去。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既然他开诚布公了,肯定就要谈孩子的抚养权问题,方若宁很快在脑海里搜刮着相关的法律条款,想着给如何谈判争取。

可霍凌霄却没有这个意思,他继续装傻,“我应该知道什么?方律师话都没说清楚,就这幅态度。”

“轩轩的身世问题!”见他可恶到极点,方若宁咬牙切齿,“你都问我轩轩的亲生父亲是谁了,现在还装什么装?”

“哦……”男人眨眼,“你说这个……那你告诉我,轩轩的亲生父亲是谁?我调查的,跟你主动交代的,或许不一样呢。”

霍凌霄这话也是试探,他只是怀疑这个女人当年的目标是凌渊,可又不确定。

现在,等她先交代,那他就明白一切了。

方若宁愤愤地盯着他好一会儿,才低声不甘地说:“我就不应该回国,不应该抱着侥幸心理。你们霍家的基因太强大了,轩轩的长相太容易让人起疑。”

“可是,霍凌霄,你知道了又怎么样?你难道刚把轩轩带回霍家?他回去了,你们霍家不得天下大乱?霍二少都已经成家了,有一个可爱聪明的孩子,你总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而害得你弟弟夫妻感情破裂吧?”

果然——

霍凌霄没有太吃惊,眼眸微微一凛,盯着她,“轩轩是凌渊的孩子?”

方若宁气到几乎心梗,“你都调查了,你还问我?!”

“他长得那么像我,我还以为,他是我儿子呢。”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霍凌霄回应了句。

这句话立刻找来方若宁的讥讽:“你是他大伯,像你也没什么稀奇。想做轩轩的父亲,等下辈子也没机会!”

霍凌霄冷笑连连,心底里一股子冲动的欲望,好像现在把部真相倒出。

好在,理智勉强压了住。

先瞒一下,接下来的戏才精彩。

“当年凌渊在酒店被人下药,还跟一个神秘女人发生了关系,这件事我们霍家暗地里调查了不少日子,可都没查出对方身份,这事就不了了之。后来,见也没什么女人挺着肚子上门来要求负责,我们就把这事淡忘了。后来,凌渊也结婚生子,这事就彻底没人再提。可谁都没想到,快五年了,你居然又出现,而且那么不巧,被我撞见。”

方若宁恍惚地点点头,“是啊……我也没想到,那么倒霉。”

霍凌霄冷冷地盯着她,明明已经知道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可就是要逼着她自己坦白交代,于是继续问:“那时候你才二十出头,年轻轻的小丫头一个,在酒店里对一个男人下药,还做了那档子事,你目的何在?”

方若宁脸颊一红,下意识看了眼儿童房,怕小家伙开门出来听到。

虽然事情过去多年,可如今回想还是觉得有点不知羞耻,当即也没了刚才的底气,强词夺理道:“做了就是做了,你问那么多干什么?我不想结婚,就想要个孩子,看上你们霍家的优良基因了,可以吗?”

“可是霍家最优的基因,在我身上。”

方若宁看着他戏谑的眼神,明白过来,更气,“你无耻不无耻?”

“没你无耻,至少我这辈子,还没有用给女人下药的手段强嚗人家。”

“……”方若宁面红耳赤,眼眸浸满了羞愤的泪光,越发闪烁,却我见犹怜。

霍凌霄盯着她,也不催促,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这个男人,越是平静,周身越发带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气场。方若宁被逼到动弹不得,掌心里已经冷汗涔涔。

沙发上优雅尊贵的男人换了个坐姿,淡淡开口:“你不说,那就我来替你说。”

女人一怔,抬眸定定地凝睇。

“因为,凌渊身体里那颗心脏。”

又是一个晴天霹雳,方若宁瞪着他,“你……你调查我多久了?”

“没多久,从我开始怀疑轩轩的身份开始,从你一见我总是躲躲闪闪开始——”

“卑鄙!”

“做卑鄙之事的人不卑鄙吗?”

“……”方若宁无言以对,彻彻底底地体会到什么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现在,霍凌霄攥着轩轩的身世,她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了,只能任他宰割。

“我来大胆猜测一下,因为赵林朗是你的青梅竹马,你不能接受他意外去世的事实,思念成疾,心理变态,所以找到接受了赵林朗心脏捐赠的凌渊,你把凌渊看成是赵林朗生命的延续,想跟他一夜请,把他想象成赵林朗的样子,还妄想着运气好一些,能怀上他的孩子——是不是这样?”

“你只是利用凌渊完成你的计划,寄托你对青梅竹马的感情,完没想过要跟凌渊在一起,所以你事成之后就离开了海城市,甚至出国了,因为你害怕霍家追究,你被查出来。”

方若宁在他的叙述中平静下来,冷眉冷眼地看着他,“你调查的真仔细,可这又怎样?你敢把轩轩带回霍家吗?你要是敢的话,早就把孩子带走了,还用得着跟我虚以逶迤,拖延到现在?”

霍凌霄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又似笑非笑地提起一件事:“你生日那晚,我们在一起,你在高超时,叫的是林朗……”

“……”方若宁整张脸,一下子爆红,整个人僵到手足无措。

“难道跟我亲热时,你想到的也是你的青梅竹马?”

霍凌霄已经在似有似无地提醒她了,可惜这个时候方若宁,整个脑子都是混乱的,她哪有心思分析这些。

“我跟你的青梅竹马——”

“你闭嘴!”神经紧绷到极致,方若宁浑身战栗着打断他的话,“我跟林朗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的感情纯洁美好,才不是你想的那么肮脏!”

霍凌霄无所谓地耸肩挑眉,“谁知道呢……”

事实上,他知道。那一晚的床单上,鲜艳地留着落红,说明睡他的女孩是第一次。

方若宁气得,漂亮的五官都有点扭曲了。

“霍凌霄,你滚!从我家立刻滚!”理智濒临崩溃,她怕这个男人再不走,她就要冲进厨房拿刀了。

霍凌霄看着她浑身剧烈颤抖,也知今晚抛出的这个重型炸弹让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他继续刺激下去,的确不妥。

施施然起身,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沙发上狼狈抖着的女人,淡声道:“轩轩的身份,我暂时没想公布,不过,接下来会怎么做,就看我心情了——当然,也取决你对我的态度。”

这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拿轩轩的身世要挟她。

方若宁抬眸,可脑袋依然无力地垂落着,那个姿势似得眼白部分居多,看着格外渗人。

她用手指着门口方向,气喘吁吁:“滚!滚出我家!你要是敢跟我抢轩轩,大不了鱼死网破!”

霍凌霄冷嗤了句,转身时看了看儿童房,才朝着门口走去。

防盗门“咔嚓”一声关上,整个空间安静下来。

沙发上,方若宁软软地朝后倒去,沉痛地闭上眼。

林朗,林朗,怎么办?有人要抢我们的孩子了,他有权有势,我怕我斗不过……

思绪沉浸在恐慌和悲痛中,好一会儿,无法自拔。

直到,一抹小小身影走到面前来,低声又不安地喊:“妈妈……妈妈,你怎么了?”

方若宁睁眼,一把将儿子拉过来抱进怀里,脸颊紧紧贴着他的额头:“轩轩,宝贝,没人能把你抢走,没人能把我们母子分开,你是妈妈唯一的宝贝,永远都是……”

Post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