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1_a2066

0351_a2066

回到厅上,叶青凰对着几张茫然难过的脸庞,认真而详细地将事情摊开来说,以免他们心里有不好的想法。

奶奶到底是奶奶,他们可以怨恨三叔,却不能怨恨奶奶,辈份、年纪、身份摆在这里。

她可以心里怨恨,但她不能让大家也去怨恨。

大家听了都低下头不说话,只是脸上的委屈之意却未消除。

“好了,赶紧写字,每天都耽搁那么多时间去卖桂花糕,在家再不好好读书,可就废了。”

叶子皓沉声开口,直接赶人读书,什么解释什么安慰,一句也没有。

大家默默抹干眼睛,开始写字。

最近叶子皓没有精力教他们新的东西,他们都是在写字,复习过去所学。

陈飞匆匆忙忙挑了担出门,今天因为这一场闹腾,耽搁了他出门的时间。

“飞表哥!差不多时间就赶紧回家,剩下的咱们自家吃。”叶青凰去关院门时,叮嘱了一句。

“好!”陈飞答应一声,就大步走了。

叶青凰回到厅上也继续绣花。

清新美女随意自拍展现可爱活力

中午应小的们要求,她又做了炸鸡块,让大家吃了个开心,还剩下一只鸡便养着了。

晚上还有点剩菜,再煮挂面吃,也能省下不少时间。

叶子皓继续睡觉,却有些睡不着,微睁着眼看着叶青凰绣花。

叶青凰感觉到了,转过身来探手摸摸他额头,又去摸他颈间。

“我没事。”叶子皓微微一笑,怕她担心。

“郎中只能治你身体的病,其他的,得你自己想开些,嗯?”叶青凰却凑近了低声安慰。

“嗯。”叶子皓应了一声,便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她。

自己想开?这是他自己想开就能解决的事么?

祖孙突然变成了仇人,他做错了什么?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人骂不孝了!

几天过去,奶奶不因他生病而消停,不因他沉默而冷静,不因他名声受损而收手。

看着再次跑到门前骂他的曾经熟悉的老妇人,他只觉心头滴血,痛到麻木。

冬月过去三天了,叶子皓的病仍然没有好,清瘦、虚弱、易疲倦,是他的主要症状。

他总是读不了一会儿的书就头昏眼花,有时何时睡着的都不知道。

就像一个失了元气的人,体能早已不复以往。

叶青凰一边细心照顾他、一边偷偷抹泪。

她写了一封请假信,让陈飞早上卖糕点时去县学交给叶子皓的师长杨先生。

她在信中仔细写明叶子皓近来的经历和症状,郎中认为他是心病难医,因而,要继续请假,不能去县学。

当天上午,杨先生就找到家中。

亲眼看到十天前还神清气朗、丰采绰尔的后生,此时瘦骨嶙峋、眼眶深陷、有气无力的模样,也是摇头感叹。

整个事件经过,除了叶重信登门解释清楚,又有郑先生为旁证,这几天整个县城都传得沸沸扬扬了。

“我们几个师长商量了一下,以你的学问和过往勤学克已的学习态度,一致通过决定,今年便让你提前放假。”

“但年后你来上学,会给你单独考试一场,以面检测你的学习情况,若你学习退步,明年你天天上学,若有进益,便维持现状。”

“还有你不必担心县学同窗如何看你,这整件事中,你是无辜之人,同窗也多为你打抱不平,只是我不允许他们来看你,以免扰你清静。”

“你也不必担心你三叔,学政司那边已经收到我们的联名信,不会为难你,如今我们更担心的是你,能不能顺利通过乡试。”

叶子皓默默听了,突然热泪盈眶,深深一揖到地,声音已是哽咽。

“让师长们担心了。”

“你自己知道就好,总之,你担心的事都不是事,你若再不振作起来,就是师长们在担心了。”

杨先生扶起叶子皓,叹气地劝道,“你家的事,旁人说不了什么,但你的前程,一定会为你护佑,剩下的,就是你自己的努力了。”

话已至此,叶子皓哪里不明白?

“学生谨记师长教诲。”再次行礼,起身时连忙擦去眼泪。

杨先生看他颓丧无神的目光明亮了不少,这才安心,喝了茶便告辞离开。

叶子皓连忙留饭,但被杨先生婉拒了,他回去还有课。

让先生担心到登门来安慰,叶子皓很是惭愧,送先生出门回来,羞窘地看着叶青凰。

“凰儿,我是不是很任性?”

“嗯,你能找到问题,已经不错了。”叶青凰点头,煞有介事地说道。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叶子皓上前拉着叶青凰的手,一脸愧疚地看着她。

“以前我想不明白,为何你那般明白事理,却还要将自己陷入这场悲伤里,今天看到杨先生来,我才明白你的心药在哪里。”

叶青凰上前,抬手轻抚叶子皓瘦得硌手的脸庞,心疼地道:“对不起,我应该早些发现的。”

“是我不好。”叶子皓握住叶青凰的小手,微笑摇头,眼泪又涌了出来。

“赶紧进屋,别冻着了。”叶青凰连忙为他拭泪,牵了他进屋。

叶子皓在三叔怂恿奶奶搞出的这场闹腾里,确实寒了心,但他真正无法面对的,是县学师长和同窗,无法接受那一双双打量的目光、无法看见那一张张复杂的表情。

他惧、他怕,他不敢去县学,这无形的压力在短短几天里就将他从心灵到精神都压垮了。

他知道自己胆怯而不敢说,他说不出口。

县城里那些人的闲言碎语他不怕,关起门不见人就能躲起来了,可是县学迟早要去的,他难以面对,病就越发重了。

叶青凰没有发现这一点,只知道他还沉浸在自己的心伤里难以自拔,自己把自己给整病了无法上学,无奈之下才向师长请假。

没想到,师长发现了,亲自登门安了叶子皓的心。

师长在担心、同窗在关心,而且师长承诺了会护他前程,不会被不孝的帽子将他压垮。

他担心的事,师长说了都不是事儿,他的心豁然开朗,浑身都轻松了不少。

只不过,元气骤失,却不是一朝补得回来的。

Post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