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_a2054

466_a205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不过是让们去拿个鱼怎么这么慢才回来?”卫氏看到拿鱼的丫头回来,对着训斥道,“是不是又躲到哪里偷懒了?”

“没有,没有。”

“那怎么现在才回来?”

“奴婢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主子,被主子问了话才回来晚的。”小丫头看着卫氏,忙声解释,“大娘,奴婢说的都是真的,若不信可以去问后面打扫院子的小厮。”

卫氏听了,直接问道,“主子向问话了?问什么?”

“就是问我鱼哪里买来的,怎么还绑个红绳?”

“那怎么回答的?”

“奴……奴婢就是如实的说,奴婢也不知道,这是外面送鱼的送来的时就这样。”

卫氏听了,瞅着她道,“然后呢?”

“然后,主子他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卫氏眉头皱了皱,“就这样?”

红衣女子初秋农村外拍

“是……”小丫头应着,忐忑不安道,“大娘,可是奴婢说错了什么吗?”

卫氏没说话。

小丫头道,“奴婢看主子好像就是随口一问,没有要怪罪的意思。”

“主子的心思哪里是能猜到的。好了,去忙的吧。”

“是。”

小丫头匆匆退下,卫氏站在原地思索片刻匆匆走了出去,朝着三皇府的方向而去。

找到给皇家别院送鱼的小子,从他的口中很快就找到了卖鱼的摊位……

“这个鱼呀!那是周大姐她卖的。她对别人说那红绳是她孙子系来玩儿的。可是,我们这老熟人都知道,那是一个有难处的人家托她帮忙卖的,红绳是那人家乡的习俗。”

听言,莫尘看向宁脩,神色紧绷,难掩的激动,看着那卖虾的小哥问道,“可知道那个叫周大娘的住在何处?”

卖虾的小哥看着莫尘递过来的碎银子,应的是分外的爽利,“知道,知道……”

知晓地方,宁脩与莫尘急速离开。

看一眼他们离开的背影,小厮掂了掂手里的碎银子,心里高兴,嘴上轻念道,“今天咋这么些找周大姐的人呢?”

疑惑那么一下子,忙活起来很快就把这事儿给抛到了脑后。

而这边,当宁脩和莫尘带着护卫匆匆赶到的时候,刚好就碰到了迎面而来的萧瑾。

双方相对而立,无需说什么,彼此都已知晓对方为何出现在这里。

竟然同时找到了这里,这感觉……半路遇程咬金,不爽的很。但想到即将见到想见到的人,又觉得这点不爽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宁脩与萧瑾对视一眼,随着各自错开视线,径直朝前走去。

莫尘盯着萧瑾身后的人,萧瑾身后的人盯着宁脩莫尘他们,各自蓄势待发,这会儿只要有个人敢大声说话,双方即刻就会打起来。

当然了,就算是没人大声说话,他们一会儿也会打起来。待萧瑾找到萧贤,宁脩见到苏言时,一站在所难免。

这会儿只是眼神气势汹汹,暗中各自憋着劲儿。

正在家里想着今天晚上是吃米饭,还是吃面条的周氏,刚决定了,今天吃虾,眼前呼呼啦啦忽然就出现了好几个人。

悄然无声的,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吓的周氏一懵,他们是怎么上船的?什么时候上船的?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有,眼前这两个男人长的好挺好看的。

“我问,最近可见过两个陌生女人带着一个孩子。”萧瑾最先开口。

周氏听了,刚从两人的长相中回过神,听他这么问,正要回答,就听……

“没听到我问的话吗?”

周氏:长的好看归好看,就是有些凶。

“见过的。”

“在哪里?”

这次宁脩和萧瑾异口同声问道。

周氏伸手朝着不远处指了指,“就在对面的那条船上。”

周氏话落,宁脩与萧瑾两人迅速朝着对面的船飞身而去。

“不过他们现在已经不在那船上了。”

这话入耳,一口气提起刚飞身而起的莫尘顿时就掉了下来。不远处,萧瑾与宁脩身影也歪了歪,好在两人武功都不弱及时稳住了,才免于从上面掉下来,不至于落的太狼狈。

“不在了?什么时候不在的?他们去哪里了?”

听到这一连串的问题,周氏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是刚回来时候听人说的,说她们家出事儿了!”

“出了什么事儿?仔细的说。”

“哦,好!”让自己的说,,周氏就仔细的说,“这事儿说来就有些话长了,那家的姐姐,因为被夫婿给休了,伤心过度脑子有点不正常,不但把头发给剃光了,还把自己关到家里每天都骂骂咧咧的。她们一家在这里待了十多天了,我就没见她家姐姐出来过。”

“今儿个我拿了药回来正要去她们家送药,就听邻家说,今天中午时,那家姐姐突然发疯不但把娃子给扔到了河里,还跟妹妹撕打了起来,最后妹妹为救娃子也跳了进去,姐姐也跟着跳了下去,但却不是救人,而是不依不饶的去撕扯妹妹,听说当时那场面很是渗人。”

“听说,最后如果不是姐姐被扯掉了头巾,为护头,可能妹子跟娃子都要遭殃。”

周氏一番话,听的宁脩和萧瑾脸色乍青乍白的。

那娃子是谁?定然是萧贤无疑。而把萧贤丢到水里的是谁?是苏言吧!

萧瑾这么想着,伸手从兵士手里拿过一卷轴,打开,是一张画像。

“那个把娃子丢到水里的是不是她?”

周氏看了一眼那画像,摇头,“不是,这大妹子是护着娃子的人,她可是个善良的人。”

听言,萧瑾神色不定,宁脩凝眉。

所以,那个被剃了光头的疯姐姐是司空翎儿了?而这十有八九也是司空翎儿杳无音讯的原因吧。

因为被剃了光头,羞于见人。所以只能被迫躲在这地方。

这么一想,忽然也就不怀疑了。能够想出把头发给剃光把人给圈禁在身边,这种阴损办法的也只有苏言了。

如此说来,那对萧贤行恶的确实是司空翎儿。而护着他的,也确实苏言了。

这样的情况,是萧瑾从未想到的。

这种情况,同样也是宁脩没想到的。

“对了,刚才说去她们家送药?为什么要去她们家送药?是谁病了吗?”莫尘问道。

宁脩和萧瑾也同时收回那杂乱的情绪,一致转头看向周氏。

见所有的人都望着自己,周氏在紧张之余,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很了不得,这么多人等着她说话,这感觉……有种飞黄腾达之感。

心里装着那美妙的感觉,周氏抬了抬下巴,开口道,“她家的娃子病了,那个大妹子托我给买了药,我自是要给送去的。所谓,受人之托……什么人之事。我自然是要……”

文采还未拽完,就被打断。

“她们去了什么地方可知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

周氏这话出,被很多人狠狠盯了她一眼。那眼神,周氏心里突突跳了跳。那眼神好似她出墙了一样!

“好好盯着她,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离开一步。”

“是。”

兵士领命,萧瑾转头看向宁脩,神色凝重亦肃穆道,“宁脩,我现在只想找到萧贤。至于苏言,我不会动她,也绝对不会再去挟持她。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可暂且将过往放下,先找人要紧。待把人找到了再做计较不迟。”

萧瑾话没说完,宁脩已然飞身离开。

萧瑾也随着追上。

当消息传到三皇子府时,三皇子还在宫中侍疾。管家凝眉,神情有些凝重。现在该怎么办呢?

之前三殿下也在派人找萧贤,其原因就是怕萧贤落到宁脩的手里,萧瑾被拿捏反而对他不利。甚至为了挑拨宁脩和萧瑾之间的仇怨,还下了暗杀令。若是萧贤不愿跟着回去,就把他给斩杀。

只要萧贤一死,同萧贤在一起的苏言,必然是满身是嘴也难以说清。因为,就苏言对萧瑾的不满,她把怨怼发泄的到萧贤的身上,完全说得通。

这样一来,萧瑾与宁脩必然是不死不休。

萧瑾和宁脩,虽然都是三殿下要用的人。但,同时也都是让三殿下不满的人。

看他们自相残杀,才是北荀亦最想看到的。

殿下一切都计划的很好。可现在事情的发展,已完全超出了预料。苏言没对萧贤痛下杀手报复萧瑾,反而是司空侧妃对萧贤下了毒手。

再这样发展下去,一个弄不好,宁脩和萧瑾会握手言和一起来对付三皇子。

想此,管家深吸一口气,现在该怎么办呢?也许应该把派出去的人即刻召回来,在他们未动手前,免得造成更加不可挽回的局面。

管家想着,即刻把人给派了下去。

……

已发现了苏言她们的踪迹,想找到她们不难。

在找人的同时,莫尘对着宁脩忍不住问道,“主子,您说,夫人她为何会护着萧贤呢?”

宁脩听了,轻飘飘的看了莫尘一眼,“不说话是能憋死吗?”

莫尘:?

莫尘一直都是个傻白甜,这会儿也是。

跟在后的萧瑾,听到前面主仆俩的对话,嘴巴微抿了下,心情莫名。

Post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