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2_a2051

1772_a2051

   ♂? ,,

   “怎么?”

   杨宁傻眼了,不管他再怎么努力,始终无法对这几件传说级宝物进行鉴定。

   “搞什么嘛…等等…系统好像正在升级…”

   想到这,杨宁嘴角勾起一抹哭笑不得,眼下看情形是不能剖析这些传说级宝物了,只能等待系统升级后再研究。

   嗡…

   随着一阵剧烈的颤抖,杨宁知道,这座魔神宫,以及完成与亚特兰蒂斯遗址的连接,也就是说,从今天起,他将是这座魔神宫的新主人。

   此刻,整座魔神宫,哪怕是貌不起眼的一草一木,都被记录在了系统里,只不过如今的系统正在升级,暂时还无法一窥貌。

   “是时候前往第七世界了。”

   杨宁暗暗想着。

   “们真打算上去吗?”怪老头问道。

   “上去探一探,距离真云圣塔开放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时间上确实不能再耽搁。”杨宁点头。

   安静甜美丹婷室内清纯唯美写真

   “我这把老骨头就不陪们了,我打算到处走走,等两个月后,我会再回来,跟一块去瞧瞧那座真云圣塔。”

   话罢,怪老头转身就离开了,没过太久,就找不到身影了。

   “我们也上去吧。”第一神说道,说完,还抬起头来,望向上空依旧汹涌狂暴的星门:“有我护着,应该能把给送上去。”

   也亏得有第一神,不然的话,就冲着星门这如今不稳定的状况,别说杨宁,哪怕是圣级,恐怕都会被剿成碎片。

   第一神立刻化作无数魂影,这些魂影将杨宁团团包裹住,如同一块块棉花糖似的。

   就这样,第一神带着杨宁,穿过了这极度不稳定的星门,在一阵天旋地转的时空扭曲中,杨宁感觉他像是被吸进了无尽的黑洞一般,紧接着,意识就变得越来越不清晰…

   唧唧…唧唧…唧唧…

   杨宁感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脸上传来柔滑的湿润感,让他有种大梦初醒的感觉,微微睁开眼皮,只见小不点正看着它,红扑扑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是在朝他微笑。

   “这里是哪呀?”原本趴睡着的杨宁,也强撑着坐了起来,可能是保持趴睡的姿势太久了,导致双手血液不同,变得很僵硬,酸麻感一波接一波。

   四周是一片树林,与魔神宫前的废墟不一样,这里鸟语花香,犹如人间仙境一般令人流连忘返,这如果当作旅游胜地来经营,保管客人源源不断。

   过了好一会,杨宁的双臂才有所恢复,他也不断呼唤着第一神,却发现怎么也没有回应,就连意识也都进入不了灵魂监狱。着急之中,忽然发现一道浅绿色的萤光从灵魂监狱飞去,刺入了他的脑海:“当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想我已经陷入到深度的沉睡中,当然不需要担心,我此刻正在顿悟的关键期,在这个阶段,我是不

   能被打扰的,同样的,我也无法给提供任何的帮助,一切小心。”

   顿悟了?

   杨宁脸上透着惊喜,这岂不是说,一旦第一神从沉睡中醒来,就可能一跃成为真神级的存在了?

   不过很快,杨宁就露出苦笑,因为同样的,他将暂时失去第一神的帮助,在陌生的第七世界,这可不见得是件好事。

   “算了,以前我靠自己,以后自然也一样,总不可能什么事都指望第一神嘛。”杨宁自我安慰的想着,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恩?”杨宁微微皱眉:“系统还没完成升级吗?也就是说,自己昏迷的时间还没到三天,那现在是第几天?”

   正要查看一下时间,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交谈时,让杨宁赶紧躲藏起来。

   “之前这里确实传出巨响,长老非说可能有状况,真是的,害咱们瞎忙活这么久,依我看,就是空间之门不稳定造成的,没什么大事。”

   “行了,既然是长老吩咐的,咱们照做就行,现在咱们可被那些家伙盯得紧,可千万不能露马脚。”

   “要不是维恩大人跟克罗夫特大人在下界出了事,那些家伙怎么会盯上咱们,并得知了玛西尼。我发誓,如果不是因为空间之门不稳定,那些家伙又怕死,搞不好早就下去了。”

   玛西尼?

   维恩?

   克罗夫特?

   这些词怎么听上去很耳熟呀,等等,难道这两个人是罗米恩布莱特斯家族的人?

   杨宁微微皱眉,暗道还真就不是冤家不聚头,虽然跟罗米恩布莱特斯家族没有直接接触过,但杨宁对于这个无德的家族,还是很反感甚至敌视的,就因为他们把铠甲男跟怪人抓起来。

   滴滴…滴滴…

   “什么情况?”随着一个系统提示音响起,这两个人脸色微微一变:“侦测到两个未知生命,其中一个生命反应很强烈,很可能是个强者,或者高阶魔兽。”

   “没道理呀,整片森林都已经被扫描过,高阶魔兽经过常年捕捉,以及很稀少了,至于强者,可能性就更低了,毕竟仲裁所已经下达最高指示,禁制任何家族势力涉足。”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之前的爆炸不是偶然,很可能是下面有人上来了,而且这个人很强大。”

   “不可能!就算是仲裁所的族老们,都不敢轻易穿过那片不稳定的区域。”

   听着这两个人的交谈,杨宁觉得,他有必要把这两个人抓起来好好拷问一番。

   “没什么不可能的,要知道…”

   还没等这人把话说完,手腕处的通讯器就传出嘟嘟嘟嘟嘟嘟的急促音。

   “糟糕,这个家伙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不好,他好像是冲着咱们来的。”

   这两人反应也不慢,当即惊叫道:“快启动应急装置,同时呼叫求助!”

   “啊…哦…好…”

   另个人手忙脚乱的想要去打开应急装置,可这手刚一动,就有一道寒芒飞来,精准无误的划过了他的手臂。

   “啊!”

   凄厉的尖叫响起,将附近的小兽惊跑,另外一个人如临大敌,尖叫道:“是谁!出来!”

   “如所愿。”

   这人身体猛地一颤,因为声音是从他身后传来的,艰难的转过头,看到的,是杨宁那淡淡的浅笑。

   “是谁?”

   这人猛地后退好几步,就连那个被隔断手臂的人,也强忍着疼,尽可能离杨宁远一点,杨宁敢隔断他一条胳膊,就代表有胆子砍断他一颗人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们口中的仲裁所,里面都有哪些人?”杨宁似笑非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