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1_a2045

0901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吉隆坡,先映入眼帘的是双子塔,外来的游客有个鲜明的印象,自是那气势雄伟,恨不得直入天际的双子塔,这也是吉隆坡最为显著的一个标识,双子塔具有观光和通讯两大功能,看着就像两柄直插云端的利剑。

马来西亚作为“亚洲四小虎”之一,环境良好、风景优美,是世界各地人们心中向往的旅游胜地,至于美到何种地步,只需一组数据即可说明,如今的马来西亚,仅是旅游业,便越居本国的第三大外汇收入。

物美景美,水土养人,导致马来西亚成为接纳外来移民最多的国度之一,其中,作为首都的吉隆坡则更是如此。

出了机场,随处可见华人和华裔,除去华夏本土之外,华人和华裔最多的国家中,马来西亚绝对可以排在前三位,所以是即便英语有些蹩脚的华夏人,来马来西亚旅游,用华夏语言便可交流,不必受学不好英语的困扰,而且在异地他乡,听着熟悉的乡音,一定备感亲切。

行走在吉隆坡,感受着焕然一新的环境,再呼吸几口清新空气,时不时遇见几个华裔,用华语聊两句,却也有种身在家乡的错觉。

吉隆坡的一家私人公寓,洪毅掏出手机看一眼,“没错,这里就是小姐邮件里说的那家公寓。”

“快去看看。”打发走死皮赖脸要一百元车费的司机,我们一口气跑到公寓门口,洪毅按响门铃,里面并没有任何回应。

首4发

“王明阳该不会先从吉隆坡下手吧?”

洪毅有些担忧,王伟离开的时候,曾讲明会到吉隆坡生活,后来更是给他发了邮件,告诉他详细地址,或许王伟早就想到,洪毅站她的立场,一定会受到王明阳一派的欺压,给洪毅留下地址,就是给洪毅一条退路,让其走投无路时,来吉隆坡投奔她,一起做点小生意,安稳营生即可。她没有直接让洪毅跟到吉隆坡,就是不想让洪毅在知遇之恩和救命之情做抉择,那样对于洪毅来说,很不公平。

事实上,王伟也没有预料错,老爷子不再信任洪毅,多多少少跟王镇父子的挑拨有关,不然不可能仅凭洪毅订婚宴借故退场,就不再信任他。

运动服长腿美女可爱俏皮写真

“有这个可能。”随着洪毅的提醒,我有些站立难安,生怕王明阳率先找到王伟。稍作思考,我就做出决定,“洪毅,咱们分头去找,挨个医院找,找到再打电话回合。”

“好。”

等待是最熬人的,尤其是这样的等待,更是折磨人的心理,与其“守株待兔”等王伟回来,不如“主动出击”去找她。

刘嵩一旦讲明王伟的身体情况,王明阳很有可能直接从医院下手,这也是最省时间的办法,若是从茫茫人海中找,给他一年的时间,也未必找得到王伟。

但问题的关键是,王伟还真的需要经常到医院做检查,若是她给王明阳撞到,那喝后果我真的不敢想,可别指望着他念及堂姐弟的情分,绕过王伟和肚子里的孩子,那根本不可能,因为王明阳和他那个势利的老爹,为拉拢到刘嵩这样的资金源,已经泯灭了人性。

我和洪毅分两路,走不同的方向,挨家医院去找,医院的问询处倒是比较人性化,负责人也挺热心,我向他打听王伟,他也登录工作系统,帮我查王伟的挂号记录,这样就比跑妇产科方便的多,可以脑补一下那种场景,不说累不累,就那样冒冒失失冲进去,恐怕也得被请出去。

第一家医院没有,我当即离开,打的再去下一家,车上还跟洪毅通话,让他到问询处查记录,这样做比较快捷。整个下午,我和洪毅几乎跑遍所有的大医院,仍然没有半点线索。

载我的司机乐呵呵的,为了方便,我将他的车包下来,这样,他一个下午就可以挣到平时的几倍,想不乐呵都难。

找到最后,我都有王伟不在这座城市的想法了,可就这个时候,洪毅打来电话,说他已经找到王伟的挂号记录,发来医院的地址,我把地址给司机看一眼,司机便将车开到“飞起”,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目的地。

“怎么样?”在问询处找到洪毅,他正等着我。

“我刚问过,小姐她上个周末来过这家医院,这周还没有记录。”

再次走到问询处,打听王伟的情况。

“这两天怎么了,都来查王伟的记录,早上有一波,下午又来一波,看来这个王伟,还挺受呵护的。”

“什么,早上有人来问过?”

值班医生挺年轻的,也比较好说话,见我和洪毅一脸担忧之色,“看两位先生的脸色,难道有人想对王小姐不利?”他顿了顿,笑着说,“请两位放心,这家医院虽然是民营的,但安保工作很好,是不会有任何安全隐患的。”

洪毅刚要点头,我直接拉着他离开,那个医生如此热情,不能在他面前表露太多,免得被人问了去。还安保工作不错,进来的时候,我打量过门口的保安,王明阳此次一定带着那个老者,个把个保安,还不够那个老者塞牙缝的。

“洪毅,这次王明阳带了多少人?”

“蒙老,和三石兄弟,这几个是高手,剩下的都是一些喽啰,不足为虑。”洪毅思索片刻,捋出这样一份名单。

蒙老是那位老者,至于三石兄弟,便是那两高一矮。

“他们三个,都姓石?”

“他们是什么姓氏,我还真的不了解,老爷子对他们的称呼,一直都是大石,二石,小石,他们才是王家元老级人物,至于那个蒙老,是几年前突然出现在王家的,因其身手不错,所以很受器重,现在在王家的地位,自是这个蒙老受看中一些。”

“呢?”

洪毅摇摇头,“老爷子都不信我了,我还能有什么地位?”

顿了很久,“我也想通了,这一次没走,是想报老爷子的知遇之恩,在我吃不上饭的时候,是他赏识我,给了这样一份足可以解决温饱的差事。”

Post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