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0_a2044

1340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徐老太太不止上午来了,而且,还是随着送早餐的老张一起来的,因为她一觉醒来,心心念念自己的小爱孙豆芽,恨不得坐飞机赶过来。

于是,怎么能错过老张给徐子靳和豆芽送早餐这个机会?

这便可巧了,到了病房,老太太还特地放轻了脚步,想要给小爱孙一个惊喜,因为老太太今天拿了豆芽喜欢的玩具过来,不知道她的小宝贝会不会很高兴。

悄悄将门推开一条缝隙,因为里面的人正背对着门口的方向说话,一时间,没有察觉到有人来了。

先是一头乌黑的长发映入徐老太太的眼帘,尽管是背对着自己,但看背影就是一个纤细的女孩,证明这里除开儿子之外,还有别人,老太太既惊又喜。

咦,这里竟然除开儿子和孙子之外的人在?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老太太惊讶得不行,于是擦亮眼睛,打算看看那个女人是谁。

片刻后,严一诺转过身,正面终于曝光在徐老太太的眼皮子下。

这一看,惊喜变为震惊,愣愣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蛋,以及抱着豆芽的的陌生画面……

活脱脱的组成了一个老太太从未见过的慈母严一诺。

阳光女孩

她的手一抖,立刻松开门把,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

“一诺……子靳……他们竟然在一起……”老太太胸口跳动得有些快,这一幕一定是假的。

子靳不是说,一诺走了吗?而且为此大发脾气,颓然了一段时间。

没想到,现在一诺回来了,还亲自抱着豆芽,一家三口……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又在一起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一连串的疑惑,让老太太的脑袋一片混乱。

按道理,一把年纪的高龄光棍儿子有喜欢的人,是好事。

可他喜欢的人是严一诺,这让老太太心里百感交集。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徐老太太在外面的长椅坐下来,蠢蠢欲动地想要进去了解情况,又怕惊扰了里面的一家三口。

到现在,她自己都不知道对一诺是什么心思。

不知是接受,还是反感。

真是造孽哦。

老太太唉声叹气地靠着椅背,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从兜里拿出手机,给远在国内的外孙女打电话。

那边,宋唯一刚刚吃过晚餐,正在跟两个大叛徒做思想工作。

裴大宝和裴二宝最近厌学的兴致很高,他们正准备如何给弟弟赚奶粉钱。

可是白天他们要上学,晚上要在家,出门不是奶奶跟着就是跟着爸爸妈妈,根本没办法做别的。

于是便想出不上学的点子。

于是今天一大早,送他们去上学的宋唯一在回去之前,恰好看到裴二宝抱住某个美女老师,哀嚎了两句:“老师老师,嫁给我吧。”

大概是遇到这种“小流氓”次数多了,老师很淡定。“那要等长大了以后,才能嫁给哦。”

“不用,我现在就可以娶了,看,这是我的证件照……”裴二宝拿着几张红白底的一寸照喜滋滋地递给美女老师。

“我们去结婚吧,之后老师陪我跑度蜜月,我就不用上学了,好吗好吗?”因着裴二宝身高不够,最后硬生生抱着美女老师的大腿,半是哀求,半是撒娇。

还没有等他得到老师的首肯,答应跟他结婚,就被旁边彻底看了个遍的宋唯一提住小耳朵。

最后的最后,就成了此刻,宋唯一提上场给儿子做思想工作。

见是来自国外的外婆打来的电话,宋唯一瞪了儿子一眼,“我一会儿再跟算账,现在去面壁思过!”

裴二宝嘟着嘴,吧嗒吧嗒地跑了。

没有按照妈妈的话面壁思过,反而溜达到婴儿房骚扰小弟弟。

“三三呀,看看妈,最近越来越凶了。”裴二宝双手叉腰,气呼呼地对着弟弟吐槽。

“幸好哥哥长大了,不像,被妈妈欺负都没办法反抗。不过放心,我和大宝会解救的。”说完,俯下身在三三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糊了弟弟一脸口水。

至于正在呼呼大睡的裴三三,压根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自然也无法对裴二宝的行为表示感动。

裴二宝绕着婴儿床转了几圈,嘴里低估了好些话,说完之后才心满意足地准备离开。

将手背在身后,大摇大摆地沿着原路返回。

还没走到门口,就跟倚在门框的父亲撞了个遍。

小家伙的眼睛顿时心虚地四处飘,最后又跑过去,嘴甜地叫:“爸爸,回来了?爸爸工作那么辛苦,一定很累吧?我给爸爸捶背……”

但凡他有所求的时候,总是格外的听话和乖巧。

裴逸白嗤笑,就儿子那小拳头,使吃奶的力出来也顶多是挠痒痒。

“爸爸,快来嘛,这里有椅子,坐下哦。”未免吵到弟弟,裴二宝还特地压低了声音,古灵精怪的样子叫人又爱又气。

裴逸白见儿子热情高涨,也没有给他泼冷水,反而真的坐下了。

这一转身,眼尖的裴二宝就发现爸爸手里拿着的盒子。

他心仪了好久的游戏机!

裴二宝就跟弹珠一样,弹了起来,站在裴逸白的背后,伸出小爪子给他捶背。

一边捶,一边看着那部崭新的游戏机流口水。

“爸爸,这个游戏机……”小家伙狗腿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裴逸白举起盒子看了看,“看到了?当礼物送人,应该不错吧?”裴逸白勾着唇问儿子。

只见裴二宝的眼睛更亮了,送人……

他之前就隐晦地跟爸爸说过,好喜欢这一款的游戏机,所以爸爸是准备送给他的吗?小家伙顿时心花怒放,浑身轻飘飘的,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当然好,他一定会很喜欢的,爸爸真的是太厉害了。”拍马屁起来,也不遑多让。

裴逸白笑意更浓,赞同地点了点头。

“会喜欢吗?那就好,我还担心不喜欢呢。”

“怎么会?这么有眼光的礼物,我当然……”

Post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