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1_a2044

1651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裴逸庭打电话的那一会儿,夏悦晴又偷偷喝了一杯。

   他转过身来的时候,夏悦晴将最后一口喝掉,那动作,小心翼翼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仿佛酒的味道是那么的好。

   “夏悦晴,怎么答应我的?”裴逸庭气结地抢过她的杯子。

   简直是当面一套,背后又一套,他竟然还信了。

   主要是夏悦晴平时看着滴酒不沾,让裴逸庭对她放松了警惕,现在看来,就是一个假象。

   但看到瓶子里的红酒还有一大半,他又抢走了瓶子,免得夏悦晴趁机再喝。

   “我答应了什么?哦,记起来了,先吃饭,再喝酒。”夏悦晴有气无力地说完,浑身像是一软,屁股就跌坐到了沙发上。

   整个人软绵绵地靠着,身体还自成诡异的弧度。

   “这就喝醉了?”裴逸庭拧着眉,捏了捏她的脸,有点儿红,有点儿烫。

   但是,两杯酒刚刚下去,不至于立刻就醉了吧?

   不过,看到夏悦晴的眼泪止住了,也算是松了口气。

   治愈系美女泰国旅拍图片

   下一秒,半闭着眼睛的夏悦晴睁开,正好对上裴逸庭的目光。“没有醉。”

   她摇了摇头,不管是语气还是表情,都很清醒。

   “到底为什么?要借酒消愁?”裴逸庭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顺手将她一搂,轻捏着她的手指。

   夏悦晴的目光有些呆滞。

   两倍红酒而已,她真的还很清醒。

   “我说感动的,信吗?”她忽然歪过头,扯出一抹笑容,那正经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像是开玩笑。

   感动?

   裴逸庭忽然想起夏悦晴先前说的话,感觉,这个感动,不是因为他。

   “我对比我妈好吧?怎么不见感动?”他没好气地质问夏悦晴,语气,带着浓浓的醋意。

   “不一样。”夏悦晴轻轻喘着气。

   裴逸庭拿过了酒,倒了一杯,在夏悦晴的面前晃了晃。

   “给我!”果不其然,夏悦晴看到酒就跟老鼠看到粮食一样,两只眼睛都在放光,好像她已经成了一个酒鬼。

   裴逸庭的手往后一推,夏悦晴自然没有成功抢走她想要的酒。

   “给可以,有条件。”

   “条件?”夏悦晴眉头紧锁,觉得裴逸庭这是在故意惩罚她。

   “对,很简单,说出我十个优点来,这杯酒就是的了。”

   刚刚说完,夏悦晴就露出无语的表情,裴逸庭气笑,慢悠悠地补充了一句:“不然,今晚就别想喝了。”

   “故意的吧?”夏悦晴咬牙,故意整蛊她,跟她唱反调。

   “要这么说,我也不否认。”

   果然啊,无耻!

   若是换了平时,夏悦晴肯定对此要求不屑一顾,起身走进房间顺便将门给关上,干脆断了裴逸庭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底气。

   但今天她很想喝酒,就是莫名的,对酒精生出了一股依赖,很想发泄一下什么。

   “考虑好了吗?”裴逸庭一边问,一边将高脚杯送到自己面前,当着夏悦晴的面,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喂,凭什么我不准喝却喝了?”夏悦晴咬牙质问。

   “不准喝不也还是喝了两杯?”

   夏悦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着裴逸庭优雅地抿着红酒,一股醇厚的酒味扑面而来,仿佛勾起了她胃里的馋虫,而想要喝酒的欲望,也变得越来越浓了。

   “高,帅,身材好,会赚钱,大方……”

   夏悦晴可耻地屈服在裴逸庭的淫威之下,一口气说完了九个。

   她越说,裴逸庭的笑容就越大,一副鼓励和继续的表情。

   夏悦晴吐血。

   “才九个,还剩下一个,继续。”裴逸庭开口。

   他果然在算,夏悦晴心道她将自己知道都说完了,还要说什么?

   “就九个吧,哪里好的我都说完了,九个。”夏悦晴坐直了,虎着脸命令。

   “这是耍赖,一开始说的就是十个。”

   “干嘛那么较真?只差一个而已。”夏悦晴咬着牙回答。

   “不行!最后一个很简单的,再想想。”

   这架势,不说出来,就别想喝了。

   夏悦晴气结,看着近在咫尺的美酒,却是裴逸庭的囊中之物。

   她只是想喝个酒而已,还要过五关斩六将,欺负人啊?

   “蹭”的一下,夏悦晴直接站了起来,对裴逸庭说:“我想不出来,算了,我不喝了。”

   兴致都没了,还不如回去睡觉。

   裴逸庭只觉得头顶飞过一群乌鸦。

   这么容易就放弃了?他的优点别说十个,怕是一百个都不嫌多吧?夏悦晴这是缺少发现优点的眼睛。

   “再来一个最简单的,我宠老婆,这不是优点吗?”

   刚说完,门铃就响了。

   大概是外卖送到了。

   裴逸庭便搁下杯子,瞟了夏悦晴一眼,转身走过去开门。

   “裴逸庭,可真不害臊,这种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夏悦晴倚在墙壁处,有些无语地看向他。

   “难道我的话有假?新世纪好男人,可得珍惜了。”他提着外卖袋走进餐厅。

   当然,没忘记将夏悦晴也一同带了进去。

   不吃饭?虐待自己?不存在的。

   随即,裴逸庭又拿了她心心念念的酒,“喝可以,但是不准牛饮,不准多喝,不准喝醉。”

   裴逸庭一连说了三个不准,夏悦晴全都当成了耳边风,将瓶子牢牢地抱在怀里,开启喝酒模式。

   长这么大,夏悦晴喝酒的次数不多,今天喝得格外卖力。

   三杯下肚,越来越清醒了,连裴逸庭在旁边说话的声音都被放得格外大。

   她咬着虾仁,浑身不是滋味。“都快被人送上断头台了,不紧张,还能这么坦然对我碎碎念!”

   “我这是对碎碎念?”裴逸庭的动作一顿,眉头打起了结。

   “差不多。”夏悦晴又狠狠灌了自己一口,太急,被呛得眼泪都来了。

   “夏悦晴,这是牛饮!”

   “是吗?那对不起,糟蹋的好酒了,可是这样喝的话,会醉得快一点啊。”夏悦晴抬起了眼皮子,眼里浮起一层水雾,可怜兮兮的。

   裴逸庭扶额,这不是喝醉的前奏?

   “已经喝醉了吧?”